汽车

造车新势力太多记不住怎么办?

  2020-05-14 14:14:45

大浪淘沙,“剩”者为王。(微信公号:CNWAUTO)

  5月8日,爱驰汽车执行副总裁蔡建军在其个人社交媒体账号发布从爱驰离职的消息。尽管蔡建军直言离职原因系“个人休整”,但造车新势力艰难的生存现状还是让人捏一把汗。

 

  
大约三四年前,一众造车新势力诞生,并获得资本垂青。造车新势力陆续开始用高薪在传统车企挖人,全新的机会吸引了诸如蔡建军等汽车行业的老兵。机会与风险并存,短短几年时间,造车新势力已经开始大规模“洗牌”。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包括游侠汽车、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博郡汽车、爱驰汽车、威马汽车等多家造车新势力都传出过推迟薪资发放、取消年终奖甚至裁员等信息。行业下行压力不断加大、融资愈发困难,对于资金需求巨大的造车企业来说,都构成艰巨的挑战。 

考验加剧

蔚来CEO李斌曾对外公开表示,没有200亿不要造车;此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表达了类似观点:“以前看别人造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觉得200亿都不够花。”
但对于资金需求若渴的造车新势力来说,2020年的融资环境并不乐观。受疫情影响,各大资本机构大多会重新评估市场前景,对全年的投资计划进行“缩减调整”或者“持币观望”。
今年年初,博郡汽车出现欠薪及社保、公积金要求员工先自费缴纳的情况,原因是该公司有意向的融资未能如期纳入,运营资金延迟到位。事实上,从去年至今,长江汽车、前途汽车等多家造车新势力公司均出现过拖欠员工薪资或拖欠供应商货款情况,它们大多依靠融资续命。
不仅仅是融资进展不顺,疫情的爆发,导致造车新势力“加血”和“回血”通道的收窄。目前,多家造车新势力出现了营销落地滞后、交付延期的情况。

 

如博郡汽车,曾于去年9月以与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寻求获得生产资质。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25.40亿元,其中,博郡汽车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比例80.1%。但在今年年初,该合资公司文件显示,博郡汽车运营资金不到位,导致员工工资延期发放。同时,博郡计划在天津生产的首款车型iV6也未能如期投产。
同样命途多舛的还有前途汽车。早在2018年8月8日,前途K50就已经正式上市,补贴后售价为68.68万元。尽管前途是第一家量产纯电动超跑的自主品牌,但本就小众的细分市场使得该车累计销量不到200台。而在新能源补贴政策出台后,K50从7月23日起预计会恢复至补贴前价格(75.43万元)。受资金问题影响,前途第二款车型K20何时量产还不得而知。

 

曾因“一块大屏”红极一时的拜腾汽车同样无法独善其身。据悉,拜腾目前业务运营承受着巨大挑战,已经采取多项阶段性措施以减少短期固定成本,缓解资金压力。原计划在2019年投产的M-Byte推迟到了今年年中,但由于疫情及资金压力,M-Byte是否能顺利投产尚未可知。
而从市场层面来看,受疫情影响,消费者普遍持有观望与保守情绪。乘联会数据显示,4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为6.4万辆,同比下降30%。不过积极的消息是,4月已经出现了市场的复苏,环比3月增长14.8%。
与此同时,以特斯拉为代表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更是对造车新势力造成沉重一击。数据显示,2020年1月才刚刚实现国产的特斯拉Model3,3月单月销量就已突破万辆。特斯拉的销量甚至威胁到宝马3系、奔驰C级等同级别燃油车。而当政策以30万元为红线,划出补贴上线时,特斯拉更是对标准版车型进行了降价。特斯拉称这一举措是“为了让更多的中国消费者可以享受到更优性价比的特斯拉产品,同时满足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要求。”对于仍然处在造车亏损阶段的国内新势力来说,特斯拉此举似乎有些残忍,也在不断的挤压其他品牌的生存空间。

 

“剩”者为王

有汽车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资本对于一个产业的支持平均时间大约为4-5年,最长不超过7年,这仅仅是汽车产品一次完整的迭代周期。如果以2015年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批量出现的元年,到2020年将是第一批淘汰的元年。”
“中国这上百个新造车企业如果最后只能活下来三家,我们肯定努力让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家,而我们希望身边的战友是蔚来和小鹏。”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曾经公开表示。数据显示,2020年4月理想累计交付新车超过2600辆,环比增长近80%。
事实上,目前真正能生产出量产车的造车新势力不超过10家。而这些已经上市的量产车型,实际能够打开市场的寥寥无几。从登上新能源汽车销量前几位的造车新势力来看,努力在形势险峻的2020年活下来,并进一步争取市场份额,显得尤为必要。
在5月11日乘用车市场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例行发布会上,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肯定了部分造车新势力为4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做出的贡献:“在造车新势力中,蔚来、理想表现相对突出。”崔东树说。

 

数据显示,蔚来汽车4月交付数据实现上涨,为3155辆,同比增长180.7%,环比上涨106%。截至到4月底为止,蔚来2020年的交付量达到6993辆。而更为利好的消息在于,“蔚来已经打通了人民币融资渠道,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更是蔚来汽车发展过程中的一次重大战略转变。”蔚来创始人李斌表示。4月29日,蔚来与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相关单位签订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合肥市政府将会注资蔚来70亿,前者将拥有“蔚来中国”24.1%的股份。

 

此外,小鹏董事长何小鹏也在此前的发布会上表示,截止到2020年3月为止,小鹏G3累计总交付量达到了16521台,其中智能版本占比超过90%,C端用户占比为81.04%。另有消息显示,肇庆小鹏汽车智能网联科技产业园项目已经在3月底转入批量生产,产能也在不断爬升,除了能够进行外部交付之外,小鹏也终于可以摆脱代工的标签。
当然,我们也应看到,即便是造车新势力中的佼佼者,与特斯拉这样的企业之间的差距也并不是一星半点。造车新势力要想在竞争激烈的市场活下去仍需大跨步前进。2020年,对于所有造车新势力而言将是大浪淘沙的一年。野蛮生长的年代已经过去,眼前的硬仗必须打赢,活下去方可“剩”者为王。


  本文为中新汽车原创,欢迎小伙伴分享,媒体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作者及出处,谢绝任何媒体、自媒体以此文任何内容制作为视频、音频脚本,违者将承担法律责任。图片来源于网络。